七北田

大部分是库洛洛/羽生结弦相关
灵光一现产物 没什么逻辑
随心所欲 不讲究情节
没有文笔
自我娱乐 自我救赎

【库洛洛】祭

本来是为了吧里元宵节的活动而赶出来的一篇,想了想还是放上来了。

其实很喜欢这个脑洞,可惜没有能力写出想要的那种意境,对团长心理的揣摩也很不到位,还需努力啊!

最后表白,团长我好喜欢你啊啊啊!!!———!!


-

一切都毫无预兆——

库洛洛的藏书又多了一本,是派克这次来时顺手拿给他的礼物,讲述平行宇宙的存在,内容倒是很有趣。

他没想到在如此有诱惑力的内容下,他居然睡着了。小憩醒来,基地里已经空无一人。

墙壁上的彩色玻璃斑驳陆离,投下淡淡的光影,而他穿着黑色的礼服,系着白色的领结,独自站在基地中央,被笼罩在这一片庄严肃穆的寂静之中,手边还放着一捧似乎是精心准备好的花束。

这是梦?

不,太真实了。 或者有人入侵基地?不,场景太矛盾……

他的心头诸多疑问,可站在这幢大楼里,他却未产生丝毫违和感,仿佛他本就应当穿上这一身端庄矜持的礼服,本就应当手捧白色的花朵,本就应当在这样的日子去一个该去的地方。这一切,都是如此理所当然。

像是身处雾气弥漫的森林,即使寻觅不到方向,冥冥中仍有某种牵绊指引你前行。

于是他自然而然地迈出了步伐,走出基地,走进了晨光中。

手里白色的花朵在清晨微凉的风里摇曳着,他的步伐缓慢而坚定,一步一步在地上留下浅浅的痕迹,沉淀了一股哀伤的味道,在浅灰色的天空下延伸着。

他终于到了目的地。

这是一片荒凉的墓地,连杂草都不愿太多光顾这里,略显灰暗的光线下,隐约可见十一座墓碑簇拥在一起,它们透出坚硬的灰色质感,让人不需触摸就能感到上面的冷意。风从其中掠过,传出呜呜的声音,像一曲低沉的安魂弥撒,奏响在这混沌的天幕下。

库洛洛在第一座墓碑前停下,他从怀中的那束花里抽出一枝,蹲下身,将它放在墓前。

这是窝金。编号11,在友克鑫的追捕之中,丧生于锁链小子的手里。那时候他独自一人留下迎战,最终葬身在这茫茫荒原里。是个脾气火爆又好战的家伙,可却意外的是整个旅团里最守时的人。库洛洛笑了笑,起身走向第二座墓碑。

这是派克。派克诺妲。编号9,同样死于锁链小子的手里,荣耀与背叛两条路下,她用自己的性命铺垫了前者。明明和小女孩一样热情而害羞,却偏偏喜欢把自己装进一身严肃正经的职业女性装里,大概总是面无表情地为一句称赞而暗自欣喜吧?

库洛洛乱七八糟地想着,从那一束花里又抽出一支,轻轻放在派克的墓前,他的手指抚过墓碑的棱角,像安抚孩子似的顿了顿。接着起身走向下一座。

这是小滴,编号8……

这是信长……

库洛洛依次穿行在这些墓碑间,带着漫步海边似的从容和淡然,可他的眼睛在天边跃出的那一缕明亮光线的衬托下,带着潮湿的雾气。他一次次蹲下,再一次次起身,手里的花朵越来越少,天边的光芒也越来越亮。

清晨的风仍呼啸个不停,它穿过杂草堆积间的缝隙,穿过墓碑间的间隔,低而婉转地唱着,像个捏着一把嗓子低声啜泣的女人。

一片枯黄的树叶,悠悠被吹落在库洛洛的衣服上,无力而脆弱。

最后一朵花被放下时,天边终于大亮,混沌被阳光破开,十一座墓碑的轮廓也渐渐明晰起来。他们孤零零地矗立在这里,唯一作陪的是墓前白色的花朵,和墓地中央沉默静立的男人。

十一座,十一个人,无论昔日与否,如今他们只是亡魂了。

自友克鑫拍卖会之后,幻影旅团,除掉背叛者西索和团长库洛洛,全员覆没。

……

眼前的一切忽然在涌出的阳光中分崩离析,渐渐拼凑成眼前昏黄的烛光和墙上摇曳的巨大烛影。库洛洛从昏睡中醒来,昏昏暗暗的视线里,有人走过来端走了桌上冷掉的咖啡,库洛洛微睁着眼,跨越在梦境和现实中,低声问了一句:“派克?”

有人同样以低低的声音回答:“是的,团长,我去换一杯咖啡给你。”

库洛洛揉了揉眉心,依稀记得自己似乎做了个梦,可惜大体内容却完全记不清了。这时,端着冷咖啡尚未走远的派克,转过身询问:“团长,任务再明确一遍:友克鑫,拍卖会,对吗?”

“嗯。”库洛洛低不可闻地应了一声。

他颈后白色的大衣毛领上,一片枯树叶悠悠地飘落在地上。


——一切都毫无预兆。

评论(7)
热度(26)
  1. UboShalKuroroHisoka七北田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七北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