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北田

大部分是库洛洛/羽生结弦相关
灵光一现产物 没什么逻辑
随心所欲 不讲究情节
没有文笔
自我娱乐 自我救赎

        在他的脚步延伸到那里之前,人类卓绝的想象力已将其装饰为一座芳香四溢的人间天堂。当他得到机会去窥伺这片土地时,想象反而不再重要,在咔啦作响的铁制栅栏的碰撞中支离破碎。他于那时完成了一个多年前就已成型的理想。这个理想达成的瞬间,其光芒也就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既深刻又缥缈,在三月的阳光里浸泡到有点发白的空虚与惆怅,温柔地,温柔地攫住他。当他独自走在某一条小路上,红叶李的长枝会拂过他的头顶,洒落的花瓣带给他一种不知名的情愫,或许正是这内心的情感,使他在人类文明和自然之间寻求到一种微妙的平衡。鲜花照耀着大地,而太阳羞涩地盛开。他遇见许多与他怀抱相同目的的人,在树下仰望,从树上延伸下一条条棕黑色的长梯,通向那陌生的天空。他因此而产生出一种由衷的亲切感,觉得每个人的面孔都是如此可爱,好过人群的喧闹,化学燃料,和一系列无意义的祝福。空气里弥漫三月的气息,山杏和红叶李窃窃私语着,微小的生灵已经开始了伟大的工程。他正度过这特殊而平凡的一天,每一年每一年,像潮水一般涨落。一切的一切,生命鲜活的跃动,两个月前冰雪消融的声音,都令他胸腔中涌动起难言的欣喜。倘若他此刻死去,他的尸体也将萦绕这三月的芳香。他纵身一跃,跳了下去。从此以后,他可以微笑着向人说起,十六岁的他已经死在了那个三月。

评论(3)
热度(2)

© 七北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