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北田

大部分是库洛洛/羽生结弦相关
灵光一现产物 没什么逻辑
随心所欲 不讲究情节
没有文笔
自我娱乐 自我救赎

他在海里游了一个星期。确切地说,是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言明的时间。海水淹没他,直至淹没他的名字,淹没他的精神与斗志。他的内心填充满悲伤,哀愁和怨愤,是个被天与地抛弃在世界一角的可怜人,整颗心都在众神的嘲笑里膨胀又骤缩。他曾经有骑士般的如火热情,这为他在这面洋面上描绘出一条光明的航线,通向他剑之所指的东方。而今这一切都如海面上的薄雾,在他眼皮子底下消散,他为之痛哭,却无法战胜自己的内心,这比身受鲨鱼噬咬更令他苦痛。他孤独,疯狂而又愚蠢,漂泊在无望的洋面上,因身边的鱼而忽然暴怒,又因盘旋的飞鸟而满心忧愁,当鱼与飞鸟都离他而去,他又瞬间被绝望击垮,泪流满面伸出发白的手指而渴望挽回;他日日憎恶这陷他于无望之地的海,却无法唾骂和厌弃它。他始终铭记这痛苦之源亦是他的快乐之源,哪怕在给予他梦想和日出后又残忍地折磨他,也难以消除他心中狂躁而矛盾的爱。他痛哭流涕到再挤不出一滴眼泪,反复咀嚼悲伤至自己都厌烦后,终于放弃了这一系列懦弱而又无用的举动。他早已疲惫不堪,但他看见海平线那侧太阳缓缓升起来,第一缕光像利剑一样锋利。他舞动手脚,奋力游了过去。

评论

© 七北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