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北田

大部分是库洛洛/羽生结弦相关
灵光一现产物 没什么逻辑
随心所欲 不讲究情节
没有文笔
自我娱乐 自我救赎

“当我与人产生争论,面红耳赤,遭遇心灵上的巨大打击时,我就去看书。一本书也好,一个片段也好,一句话也好,当我看书时,我就已不再是我。愈看我愈感受到自身的狭隘,短浅和无知。我几乎手舞足蹈,恨不能大喊‘这都是怎样的智慧啊!’这使我认识到,一直都存在着另一个光辉灿烂的世界,而我却还专注在无意义的琐事上,为不成熟的情绪所困扰。像小孩子互相撕扯对方的玩具。摆在我面前的有更为严峻的形势,我停止了思想,然后失去了思想。这真是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在他的脚步延伸到那里之前,人类卓绝的想象力已将其装饰为一座芳香四溢的人间天堂。当他得到机会去窥伺这片土地时,想象反而不再重要,在咔啦作响的铁制栅栏的碰撞中支离破碎。他于那时完成了一个多年前就已成型的理想。这个理想达成的瞬间,其光芒也就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既深刻又缥缈,在三月的阳光里浸泡到有点发白的空虚与惆怅,温柔地,温柔地攫住他。当他独自走在某一条小路上,红叶李的长枝会拂过他的头顶,洒落的花瓣带给他一种不知名的情愫,或许正是这内心的情感,使他在人类文明和自然之间寻求到一种微妙的平衡。鲜花照耀着大地,而太...

lof的清净太让我心安了,我闭上眼,我就看不见一切。
我总是喜欢用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语,堆砌出我想表达的意思,而现在我只想张嘴说话,一个字一个字,简单的。胡言乱语。
我再次明白过来,我还是不适合热闹的氛围,并不是因为我比其他人更有思想力,我只是太懦弱,太懒惰,我害怕,我退缩,我缺乏热情,我缺乏自信,我缺乏一切好的品质,而妄图成为一个温和的人。这使我有时无法站稳自己的立场,甚至是未曾弄清我站在哪一个位置上。
我的怯懦使我经常性揣测他人的想法,以此作为自己行动正确与否的标杆,我知道,这很累。我不知道自己是谁。我在做些什么。
这个世界很大,有形形色色的人,我是无知者。
我现在很少生气,我迫使自己压制不平静。
我看...

我什么时候可以写出好东西。

【库洛洛】愚者和善者(下)

在索拉特这样思考的时候,他所一直盯着的紧闭的眼睛,一瞬间张开了。

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!

只要你见过一次,它就会自然而然地在你脑海中留以深刻印象。未来的某一天,你或许在某一个暴风雨之夜醒来,想到自己曾见过这样一双眼睛,哪怕是一瞬间,它也会占据你整个脑海。你看着窗外呼啸的风雨,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哗哗的雨声里听不清其它声音。你回忆起他眼睛映出的光。你甚至难以分辨,你是否回到了他的眼睛里。他的眼睛,暴风雨之夜。暴风雨之夜,他的眼睛。

在这双眼睛苏醒的一瞬间,所有危险的涌动都清晰可感。衔接性的、探索般的迷茫过后,这个人所特有的那种沉敛的、深邃的、具有强大号召力的灵魂就苏醒过来。他的灵魂通过他的眼睛完美的展...

凌晨六点半,他裹紧大衣走在路上,看见枯黄的草堆里有无数星星在闪烁,这让他感受到这个世界的一丝美好,在凛冽的寒风中。

【羽生结弦】希望与遗赠

-

他在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那天出逃,从他的栖身地——一个牢笼,逃入天地——于他来说一个更大的牢笼之中。

他曾以为最令他痛苦的事情是夺走他的笔,如根茎之于植物一般之于他的东西。当他写字时,那支笔就是他的躯体与灵魂的连接。笔尖抖落的粉末溶解在他的血液里,为他的生命输送养料。他能看见他的母星腰上蔚蓝的一线,那里的每一片叶子都像山脊一样挺拔,上面滚动甘甜的油脂,在风中跳着弗拉明戈舞蹈。他的火一样的激情使他根本不用在宇宙前屈膝,而宇宙却要自动地把人类智慧的灵光献予他。

而今他自己丢弃了那支笔。他自己。他的思想之泉,在那一刻,甚至是在那一刻之前,就成了一滩死水。

倘若他的笔是被人夺走的,他可以痛苦...

他在海里游了一个星期。确切地说,是一个连他自己都难以言明的时间。海水淹没他,直至淹没他的名字,淹没他的精神与斗志。他的内心填充满悲伤,哀愁和怨愤,是个被天与地抛弃在世界一角的可怜人,整颗心都在众神的嘲笑里膨胀又骤缩。他曾经有骑士般的如火热情,这为他在这面洋面上描绘出一条光明的航线,通向他剑之所指的东方。而今这一切都如海面上的薄雾,在他眼皮子底下消散,他为之痛哭,却无法战胜自己的内心,这比身受鲨鱼噬咬更令他苦痛。他孤独,疯狂而又愚蠢,漂泊在无望的洋面上,因身边的鱼而忽然暴怒,又因盘旋的飞鸟而满心忧愁,当鱼与飞鸟都离他而去,他又瞬间被绝望击垮,泪流满面伸出发白的手指而渴望挽回;他日日憎恶这陷他于

© 七北田 | Powered by LOFTER